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 > 生活 > >正文

广东版中国制造:从引“智”到引“制”

我有话说 字号:TT
2015-05-11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 admin

    “金属之都”揭阳与德国工商大会合作建设金属生态城,已经迎来首批德国企业入驻;“陶瓷之都”佛山以中德工业服务区为载体,为本土经济接轨国际提供接口;经历着不一样的“倒闭潮”的东莞,在“机器换人”中寻找着从制造到智造的蜕变……对标德国,几乎成为广东制造业提质升级的共同选择。
    新近出台的《广东省工业转型升级攻坚战三年行动计划(2015-2017)》明确,2015年至2017年,广东省财政将统筹安排516亿元,集中支持工业转型升级,推动制造业大省向制造业强省转变。未来三年,广东将以珠江西岸先进装备制造产业带、珠江东岸电子信息产业带和粤东西北产业园区建设为重点培育新工业经济增长极,推动制造业高端化、智能化和绿色低碳循环发展,打造“广东制造”升级版。
    机器换人
    如何快速升级?这是面对新一轮生存危机的广东中小企业面临的严峻问题。
    东莞是中国制造最为著名的大本营之一。在材料成本增加、人民币升值压力、人工成本升高等一系列外部环境作用下,尽快摆脱低附加值的产业链低端位置,成为这里众多企业必须进行的转型选择。
    东莞台商协会会长翟所领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东莞台商现在的经营情况比2008年金融海啸时更为严重。2008年至今,20%左右的台商撤离了东莞。
    造成这一情况的因素,当然不仅仅是市场需求的萎缩。已经发生的撤离更多地集中在成本导向产业,这与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整体背景直接相关。在更高效率的智能制造取代粗放生产的过程中,逐渐走高的人工成本把那些转型滞后的中小企业逼上了“华容道”。
    “环境越不好,越要投入”,这是最近一年来本土工厂留给设备制造商郭罡的印象。过去,本土小厂舍不得投钱买高级设备,宁愿多请几个人,多买几台手动或是半自动设备。不过,现在的情况是,越来越多的本土中小企业在设备上愿意花大价钱,更舍得通过机器换人去降低人力成本。何况,自动化机械在降低人力成本的同时,更可以生产出规格更高的产品。
    推动机器换人进程的不只是市场经济的手,东莞政府也从政策层面加以支持。目前,从电子、机械、食品、纺织、服装、家具、鞋业化工到物流,东莞主要在这些重复劳动特征明显、劳动强度大、有一定危险性的行业领域企业中,特别是劳动密集型企业中全面推动实施“机器换人”。仅从2014年9月份至今,东莞共推动“机器换人”应用项目505个,投资金额达42亿元。
    这种针对购买机器人设备的资金补贴,在佛山等地均有存在。广东省层面政策的出台,正在促使传统制造业的“机器换人”计划提速。
    广东省“工业转型升级攻坚战三年行动计划”已经明确提出,广东未来三年工业技改投资累计将达9430亿元,并推动1950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开展“机器换人”。依据三年行动目标分解表,2015年开展“机器换人”的规模以上企业将达到600家。
    通过实施“机器换人”计划,广东试图以汽车和摩托车制造、家电、五金、电子信息、纺织服装、民爆、建材等行业为重点,推进工业机器人示范应用。
    对标德国
    正在进行的这一轮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无疑使德国企业成为了一块“香饽饽”。
    检索公开的新闻报道,从北到南,包括四川、湖南、福建、江苏、广西等众多制造业大省,通过搭建平台、出台政策、创新合作模式等方式,努力吸引德国企业与当地企业合作、落户。相比而言,广东以其优良的地理位置和良好的制造业基础以及早人一步的升级意识,与众多德国企业的合作已经进入实操阶段。
    以“金属之都”揭阳为例,早在2013年底便开始与德国企业建立高规格的交流互访关系。如今,正在加紧建设中的“金属生态城”,作为中德中小企业合作的平台,已经初具规模,并迎来首批德国企业入驻园区。
    与中国遍地开花的工业园区由政府主导不同,中德金属生态城完全由行业组织主导并进行市场化运作。整个项目由揭阳市金属企业联合会组织发起成立,中德金属集团有限公司负责投资开发和建设运营,将当地五金和冷轧行业聚集起来,引进德国的先进技术与管理经验,提升金属表面处理水平及金属产品附加值,实现污水处理“零排放”,将有效地改善和保护当地环境。
    “当时,这么多企业凑在一起,非常想把揭阳污染的问题解决掉。没有想到,市政府看到方案后,给了我们这么大力度的支持和指导,引导我们与德国合作,办一个绿色、生态的园区。”显然,中德金属生态城的快速推进,远远超出揭阳市金属企业联合会理事、中德金属集团理事周凯练的预料。
    德国社会民主党前主席鲁道夫·沙尔平在参观了解生态城后认为,中德金属生态城由企业主导建设,政府在战略层面做引导,是一个非常良性的运作机制。“政府和市场,各自干各自该干的事。如果揭阳取得了成功,这将是中国产业升级发展中一个非常好的示范。”
    12年前,德国专家普伦茨洛所在的高压清洗装备公司,曾向中国制造厂家采购塑料件的业务。在他的印象中,中国制造与德国还是较有差距。如今,退休后的他来到佛山,为当地企业提供咨询服务,提出改进意见。他在零部件生产区挑剔流程存在的问题,在精密加工区查问操作和检测工具的情况。就连“手套不应该放在放置可疑品的盘子里”这样的细节,他都反复提醒并要求员工改进。
    但凡存在隐患的地方,都要杜绝。这种严谨的态度决定了德国产品的高品质。毫无疑问,中国制造业的许多中小企业,更多处于工业2.0时代,甚至一部分还只是工业1.0,与德国、美国、日本的生产线智能化、自动化水平存在大差距,补管理上的“欠账”是必要的。
    好工人在哪儿
    德国工业4.0并非简单的装备之战,而是一场新人才的竞争。机器是由人创造出来的,人才是生产制造的动力与血脉。
    事实上,无论是“中国制造2025”还是广东制造快速升级转型,实现目标的最大瓶颈就在于好工人从哪儿来。
    参与制定“中国制造2025”规划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一针见血地指出,尽管引进了国外最先进的技术,但中国许多企业的质量就是上不去,不是技术不行,而是运用这套技术去生产的人不行、工艺不行、管理环节不行,整个企业文化不行。其中,对产业工人的技术培训滞后和地位作用认识不模糊,是所有问题的核心所在。
    正是基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广东在对标德国的过程中,并非仅仅着眼于弥补设备和管理上的差距,同时亦将德国优秀的双元制职业教育模式引入进来。
    在落户揭阳的中德金属生态城,就规划建设了一所为园区未来提供人才支持的中德双元科技应用大学。大学将由广东工业大学、揭阳市金属企业联合会、广东中德双元教育投资有限公司与德国埃斯林根应用科技大学合作共建,是中国首家创新体制机制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本科层次的应用科技大学。
    “双元制”是德国职业教育核心内容,也被认为是德国经济腾飞的秘密武器。“一元”是企业,另“一元”是职业学校,把传统“学徒”培训与现代职业教育结合在一起,学生与企业签订教育合同,学生在企业以“学徒”身份、在职业学校则以“学生”身份接受系统的职业教育。
    在会见埃斯林根应用科技大学副校长查耐尔斯基和博克曼时,广东省省长朱小丹特别强调,广东当前正处于加快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包括技术工人、技师、工程师在内的高技能人才严重短缺,非常希望学习借鉴德国“双元制”职业教育模式和产业发展经验,将德国职业教育理念和办学模式复制到广东。
    这样的职业教育模式,正在广东各地快速复制,成为广东制造业升级有力的人才支撑。借助国际产业链的力量,佛山同样在探索职业人才培训的升级文章。当前,中德工业服务区已经与德国F+U培训中心、佛山中德职业技术学院西门子自动化技术示范中心、德国凯勒数控仿真实训平台等开展双元制职业培训,建设中德双元职业培训学校,期望引入德国的“双元制”职业教育机构,为中国和欧洲企业提供针对性、“订单式”职业培训服务。

资讯中国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资讯中国)”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
  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个工作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13681102741 编辑QQ:1481827131

相关新闻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邮箱QQ:1481827131